这是一个旧的居民区,位置已经不是在市区了,我租的楼房,準确的说应该是我和我女友颜雪、还有她大学死党薛兰3个人租的楼房。

  楼层是3楼,两室的,租金只要500元每月,这是相当便宜的。原是一对老夫妻的,刚刚出国去了儿子那里,房子住的有了感情,就不想卖了。只是希望我们能够爱护好房子。其实那500元的每月租金都是没有的,老夫妻就是希望能用这租金维护好房子。

  这可都是我女友颜雪和她大学死党薛兰的功劳。凭藉她俩美丽的外貌、出众的口才和甜蜜的笑容才搞定的。

  我打开门,一进楼房,便看见她俩忙的满头是汗。更有甚者,薛兰正撅个美臀在方厅擦地。从我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超短裙下的风光。薛兰本就是个开放的现代女孩,今天穿的就是流行的吊带黑色内裤,白嫩肥美的臀部我是尽收眼底,鼻血就差点喷了出来。

  “换鞋,愣那干啥呢?过来干活呀。”颜雪站在方厅和卧室的门口娇嗔的看着我说。

  我心想,看来自己刚才的行为是被发现了,今晚就得努力点了,不干得颜雪求饶是过不了关的了。

  脱下鞋,放下行李后,我便和她俩一起开始拾掇房间,忙碌到晚上7点多,三人终于把屋子收拾完毕。分别洗了澡后,我便点了支菸,看着报纸里的招聘启事,等颜雪和薛兰做晚餐。

  其实颜雪就是给薛兰打个下手,薛兰才是真正的大厨。闻着厨房里飘出来的菜香,看着两大美女给自己做饭,我一天的劳累早就解乏了。心想:要是也能干了薛兰该多好。

  当初在学校时,颜雪和薛兰是响噹噹的校花。追她俩的人像蚂蚁窝里的蚂蚁一样多。

  我是因为喜爱足球,在学校成立了一个球迷协会,巧的是她俩竟然也都好这口。久而久之,在我的领导下、英俊的外表下和我三寸不烂之舌的白话(东北地方话,就是侃的意思)下,我在她俩心中自然就有了地位。其实本来想泡的就是薛兰,因为薛兰的性格也是外向的,和自己满像的。

  于是和她俩熟了以后,我主动对薛兰发起了一次试探性的进攻,但薛兰却一笑了之,反而暗示我大胆的去追颜雪。

  我当时却是震惊不小,因为当时虽说她俩对我都很好的,但颜雪是那种温柔且内向的女孩,我从来就没看到颜雪用过含情脉脉的目光看过我。既然薛兰弄不到,而颜雪看来是可以搞定的了,于是我立刻一阵猛追颜雪。真实的情况是我刚进攻,颜雪就缴械投降了,事后我还对颜雪说:女人的心真是看不懂呀。

  “哼——李凡呀,亏我当初还让你去追颜雪,现在看,我怎幺能让你这个懒鬼当小雪的男朋友。”薛兰走进屋对我说,“快把饭桌支起来呀。”边说边对着我的头打了个响亮的暴栗。

  我站起来对着薛兰的屁股就打了一下,薛兰立刻就喊道:“小雪呀,你老公又打我了。”

  只听在厨房的颜雪说:“等我盛完菜,咱俩收拾他。”

  其实因为我们三个人实在太熟了,相互间嬉笑打闹是经常性的,甚至我当着小雪的面把薛兰的衣服给扒了的事也有,那次是因为我们三个喝了点酒,玩脱衣服的游戏。有时我都在想,能不能上了薛兰,即使现在我和小雪的关係很稳定,但我还是时不时的想着薛兰。

  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饭后,已经是夜晚9点多了。当然是要喝点啤酒的。既是庆祝这个新的省城落脚点;也是庆祝告别学校的学习生涯;更要为今天是步入社会的第一天而庆祝。

  酒足饭饱后,我当然不会让今天就这样的过去了,孙宗慧和薛兰今天可都把我撩的够戗,可还没等我说什幺,薛兰就说打扑克,玩脱衣服的,要让我脱到没“点”,以报今天挨打之仇。

  小雪就说:“你可别输了,兰兰。”

  薛兰就说:“我就是脱光了,也得让他脱光了。”说完这话,薛兰的脸蓦的红晕了。

  小雪并没说什幺,而是笑着把扑克拿了过来。

  我是知道的,其实小雪也希望我能拿下薛兰的,小雪以前就对我说过。

  1、薛兰可能也是喜欢我的,因为小雪以前先对薛兰说喜欢我,薛兰很可能把对我的喜欢藏在了心里。2、小雪说,她在床上根本就满足不了我,常常我还没尽兴,小雪就已经浑身痠软了。3、薛兰和我俩在一起都4年了,关係本来就很不一般了。有时就当电灯泡,我俩也当电灯没电。4、她和薛兰除了没一起跟我好,其他的真是啥都一起分享,她俩好得有时我都以为是同性恋。

  当时她这幺说的时候,我正在一只手亲吻雪儿的美乳,另一只手抚摸着雪儿的淫穴。我以为是试探我,我便付之一笑,没理会,反而挺起肉棍,狠狠的干了她小穴。

  要是说当时没敢想,那现在就是想做了,既因为薛兰这次跟我们一起住了;也因为我常常感觉到薛兰有时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我;更因为上面的事颜雪后来又跟我提起。

  所以此时我当然更没意见,对我来说,今天可是个一剪双雕的好机会。

  现在我身上是3件衣服,T恤、运动裤衩和内裤。

  薛兰身上是4件,露肚薄纱衫、乳罩、牛仔超短裙、吊带内裤(因为我已经发现了)。

  颜雪身上也是4件,粉色的小背心、乳罩。蓝色的短裙、镂空绣花的内裤(根据我几年来的经验)。

  扑克比赛开始了。

  我们打的是五十K。以500分为一局,一人一伙,若有人到了500分,那幺剩下的两个都输。

  第一局和第二局我的牌很好,每局都只用了半个小时就赢了。雪和兰自然是输的只剩下了内衣裤。因为这样的情况以前出现过,所以我们三人并没有什幺不好意思。

  从身材来说,雪和兰都很棒。雪略清瘦,兰稍丰腴。两人的皮肤都像绸缎般一样光滑,白嫩的乳房都十分饱满。雪是瓜子脸,兰是鹅蛋脸;也都有一双修长的玉腿。

  雪给我的感觉是温柔、可人、体贴、善良;而兰则是活泼、开朗、大方、细心。若雪是牡丹,供人欣赏;则兰就是玫瑰,让人採摘。

  因为是在床上玩牌,两人都卧在那里,我现在可以十分清楚的看到两人诱人的深深乳沟。当然我是看兰较多的,毕竟不常看吗?这时两人都不干了,说什幺也要我把T恤脱下来,说什幺她们吃亏了。

  在胜利沖昏头脑的情况下,我大方的脱下了T恤,接着我就倒霉了。第三局竟然她俩都过了500分……我只有自己脱了运动裤。这时就剩下了个内裤了。

  我的二弟(鸡巴)早就向内裤抗议并向兰和雪致敬了。

  雪看到我的下边,就捂着嘴笑着说:“真不争气。”

  兰眨着眼也对我说:“下局就叫你原型毕露。”

  我运下气,让我的鸡巴跳了两下,说:“看见没?我二弟说了,早就想出来见两位美女了,尤其是兰大美女,还没见过呢?”

  兰兰扑过来就要打我,却被我在乳房上狠狠的吃了下豆腐。

  第四局开始了,本来我的分一直是落后,但为了看到雪和兰的美妙的乳房,我便开始耍起鬼来。好在她俩今天喝了酒,头脑不是那幺清醒,我偷牌时她俩都没看到,结果?当然是雪和兰都输了。

  看着我坏坏的笑容,颜雪咬了一下嘴唇,藉着酒劲一狠心便把乳罩给摘了下来。雪白嫩圆润的乳房颤动着露了出来,那丰满乳房上的殷红一点,一直以来都是我的最爱。

  毕竟她早就把身体交给我了,薛兰又和她是形影不离的伴侣。

  我同时藉着酒劲,坏坏的看着薛兰,说:“兰兰,小雪都脱了,你可别耍赖呀,要是不好意思,我来帮你脱吧。”

  薛兰撇着小嘴说:“呸!美的你!”又看见小雪在那捂着嘴不停的笑,便又说:“脱就脱,但不许看。”

  本来薛兰喝完酒又打了几局的扑克,酒后攀上脸庞的红晕都已经褪却了,但现在满脸的红晕比那时还要令人眩目,毕竟这可是第一次让我看见她的乳房。

  此时的我,倒有点癡了。目光顺着兰的手而移动。兰的乳罩是前开口的,兰用手轻轻一摁,乳罩便打开了。光滑、细嫩、硕大的美乳一下就展现在了我的眼前。乳房是那样的坚挺、乳房是那样的饱满,兰乳房上的乳晕很小,是淡淡的浅红色。粉红的乳头早就已经硬了,像极了待人採摘的红葡萄。

  “呀——呀——”没等我欣赏完呢,我便被两人同时掐了一下。

  “就知道看,打牌呀。”两人同时说。

  “唉——你们这幺美妙的身躯,是那幺的圣洁、高雅,我要是不好好欣赏,那就是在亵渎你们呀。”我溜须道。

  “贫嘴。”雪边说边发起了下轮牌。

  屋外是繁星闪闪,屋内却是春色无边,因为要抓牌,雪和兰便顾不得护住乳房了,此时此刻我真是大饱眼福。一会看看雪坚挺的淑乳,一会又看看兰饱满的美乳,我倒是饱了眼福,可我的二弟(鸡巴)却没享受到亮丽的美乳风景线,早就急的流下了幸福的“泪水”。我又怎能打好牌呢?几把过后我便输了。

  认赌服输,我立刻便準备脱下内裤,解放我的鸡巴,顺道刺激一下薛兰,看今晚能否採摘这朵从来没被人摘过的玫瑰。

  可没等我脱,兰兰便羞红着脸说:“不用你脱了,记着你还输我一把呢?今天不能让你白佔便宜,哪天我一定得讨回来,我先睡了,你俩疯吧。”说完便拿起衣服,跑到隔壁去了。

  兰兰刚走,我也顾不得关门了,便饿虎扑食般的把我的女友颜雪扑在我的身下。我早已经慾火焚身了。颜雪赶忙想推开我,说:“别,门还开着呢?”

  我边舔着雪的乳头边小声说:“就让她听见吧,我好下次解救她于水深火热中。”

  小雪便不说什幺了,因为她已经说不出来了,我已经吻上了她的樱桃小嘴。

  今天我比以往都猴急。喝酒可能有一些原因,但主要的淫动力是雪和兰把我撩的慾火焚身。

  我的嘴狠狠的把雪的樱桃小嘴含住,雪也自然的把她的香舌渡入我的口中。

  真刀真枪还没开始,口舌大战先上演了。

  右手抬起雪的颔首,左手早已握住了雪裸露在空气中丰满的玉乳,并不停的揉、捏、挤、按。雪的一只手抚摸着我的裸背,另一只手也自然的像以往一样隔着内裤握住了我的大鸡巴,并不停的下移揉着我金枪下面的两夹“子弹”。

  我上面嘴在亲,下面的手在动。揉完左乳揉右乳,捏完左乳头后,捏右“葡萄”。不一会,我的鸡巴就受不了内裤和雪的小手的折磨了,强烈的向我脑神经输送难受的信号。

  看来今天的做爱前奏曲要快点结束了。

  我迅速的脱下裤衩,并利索的扒下雪的小内裤,翻转身体,并让雪伏在我的身上,进行做爱前奏曲最后一项—69式。

  我的舌尖先是一个大面积的阴唇“舔射”,雪这个平时文静娴雅的美女便受不了“啊——”的一声,身体并跟着颤抖了一下。同时雪也没忘了一边用手揉着我的睪丸,一边用舌尖舔着我的龟头,并时不时的含一下。

  我拿出早已高超的舌功,先是舔雪的阴唇,再含一下上面的小豆豆;时而轻吮,时而慢磨,时而猛烈的用舌尖深入雪的阴道内一阵扫蕩;抑或是大面积来回舔弄雪嫣红的两片鲜嫩阴唇。

  雪此时已经顾不得含我的鸡巴了,只是趴在我的身上“啊——啊——”的低吟着,并将白嫩光滑的屁股紧紧的贴在我的脸上。她哪里还记得门还开着和隔壁还有个美女的事了,而我就更不会在意那些事了。

  在我舌尖又一轮对阴唇的猛烈“舔”攻下,雪发出了一声短促而又尖细的淫声,被阴道紧紧包裹的舌头立刻感觉到了阴道在不断的收缩,雪高潮了。

  我立刻用嘴将雪的两片鲜嫩的阴唇紧紧的含在嘴里,并不停的吸允,一股股阴精完完全全的让我吃进了我的体内。

  不等雪从高潮中落下来,我便起来并翻转了雪的身体,分开雪的双腿。鸡巴对準已经向我敞开的阴道,一个冲刺,便刺了进去,并重重的顶在阴道内的子宫上。(因为我知道,我再不让鸡巴干活,它很有可能因为不满而私自放空炮)“啊——啊——”雪满足的叫了一声。

  什幺九浅一深、轻出快进的,此时那样的技巧已根本不适应现在的形式需要了。在这春意盎然的室内,在这激情四射的夏夜,空间是如此的静谧。天地间彷彿只有两个声音:一个是雪儿“啊啊!”的高亢淫叫声;一个是鸡巴深入阴道时“啪啪!”的高节奏撞击声。

  现在的雪儿,双手紧紧抓着床单,绯红的脸颊,微闭的双眸,陶醉的表情,是那样的淫蕩。这就是我的雪儿—平时文静娴雅的雪儿——床上的雪儿。

  在鸡巴连续上百次不间断的冲击下,雪儿大声的叫了一声:“啊——啊——快——快快——啊——我又丢了……”

  在雪儿阴道肉壁连续抽搐的夹击下,我的鸡巴再也挺不住了。我最后猛烈的抽插了几下,将大鸡巴狠狠的顶在雪儿的子宫上,将我的阳精狂泻在雪儿的阴道深处。

  紧紧的拥着我的雪儿,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肌肤,我们在这美妙的夜晚幸福的进入了梦乡。

  如果现在我还清醒并精神的话,我将听到隔壁发出了低低的呻吟声。那样的话,我肯定会判断出那是一种什幺声音,并在那晚上了薛兰。可惜的是,劳累的我已经睡了。

  

Contents


严选免费成人小说
护士儿媳妇        岳父搞我老婆       淫娃小依        高中最后的暑假       叫老婆帮朋友重振雄风
网络母子情        超级淫蕩校花        老婆小表妹        骑机车给母亲载的时候
在老公面前做色情按摩        



百度搜索 搜狗搜索 好搜搜索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警告:本站所有内容均来自广大网友分享上传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站长无关,所有视频及图文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
8av天堂影音先锋在线_新影音先锋男人资源站 |